2017暑期課程,已接受報名-歡迎試堂>>

導師常談-
導師經驗談

此欄會發表一些創辦人林超展先生個人對繪畫或教學上的經驗及感受, 希望藉此與大家分享及交流.

如何正確選擇兒童畫室

在藝術教育裏,藝術只是達到目標的方法,而不是目標,藝術教育的目標是使人在創造的過程中變得更富創造力,而不管這種創造力將施於何處,假如孩子長大了,而由他的美感經驗獲得較高的創造力,並將之應用於生活和職業,那麼藝術教育的目標已經達成!(引自美國當代美術教育家維克.羅恩菲爾)

*既然美術教育是作為培養創意思維的最佳手段,所以一間理想的兒童畫室除了能幫助學生提高繪畫技巧外,同時應該是能夠幫助學生提升想像力與創造力。

*而要如何培養兒童的創造力,教學方式就非常重要,如果一間畫室的學生們,畫出來的畫作都是一模一樣或者只有一種風格,那麼,他們可能都是對著同一範本照抄或者依著同一老師的意思而畫,在這種填鴨式的教畫方式下,不管他們的畫作畫得多麼漂亮好看,但作品中完全沒有自己的思想與創作,那麼如何可提升創意呢?這種教學方式顯然完全違背了現代學習美術的意義,嚴重地壓抑和破壞著兒童的想像和創造力發展!所教出來的學生一般都是不善於思考,缺乏想像與創作能力,如果閣下子女正在接受此種方式教學,那麼,敬請閣下應重新思考究竟是否希望子女能從美術培訓中而提升創造能力,而此等畫室顯然並不能夠做到現代美術教育的真正意義與功效!

*所以,一間理想的兒童畫室,應該是尊重及重視兒童的創作自由,教學方式靈活而多變,每個學生所畫出的作品都不一樣,作品中有自己的思想感情,想像與創意,而且必須是自己所畫,那麼才可真正做到培養想像與創意!

*一般家長在詢問課程時,常問道:你們老師的學歷?老師的學歷故然是一個因素,但我想說的是:兒童美術跟成人美術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一個擁有高超繪畫技巧或高學歷的人,並不代表就會教授兒童美術,因為教授兒童需要的並不只是技巧,同時需要對兒童的心理,智能發展過程,兒童美術的鑑賞方式以及引導方式有所認識,可以說是另一個專業,所以我們應該更重視老師的教學經驗和教學良心,對兒童美術及兒童心理的認知及鑑賞能力。

*經常有家長說,我要上去看看你們畫室的環境,但就很少會問及教學方式,令本人百思不得其解,為何家長們重視環境多於教學,致使今天很多的畫室都把重點放在形象包裝等表面功夫上,而在教學上就一塌糊塗,依然可以招到大量學生,而且規模更輕易地越做越大。始終學習首要重視的應該還是教學質素及方式,其他的都是次要。

*今天,每間畫室都標榜自己得了甚麼獎項,而部份的家長亦對此甚為重視;原本鼓勵學生參加比賽亦是積極的做法;但許多的畫室為了得獎,對學生的作品大肆修改至面木全非,如此終然得獎,對那些親自創作的參賽者也並不公平,對學生來說多了一張獎狀當然是好,但並不是憑自己實力得到的,其實意義也不大,而且大量的參賽,經常只是為了比賽而畫畫,也會影響了正常課程的學習,最大的獲益者就是畫室而已!

*本人偶而也會受邀為繪畫比賽當評判,發覺有一個現象,那些辦比賽的機構,都會邀請一些對美術一竅不通的人當評判,他們挑選出來的作品經常都是我認為是差的,試問在這種不公平的現象下,我們還應該這麼的重視那張獎狀嗎?

*若要參加比賽,也應該挑選一些具有一定水平評判團的比賽,才值得參加!所得的獎項才有代表性。

其實,如何去挑選兒童畫室,最理想的方法就是看該畫室學生的創作作品,看看每個學生的創作是否不同,內容是否豐富而富創意,而且作品中的畫法應該是跟學生的年齡相符,五歲的學生跟八歲的學生能力是不一樣的,五歲的發揮出五歲應該有的能力,八歲的發揮出八歲應該有的能力,而不是五歲跟八歲的都在模仿畫一些成人的畫法,畫一些他們那個年齡跟本還不能瞭解的畫法!

 

十年感言

畫室成立於2000年,轉眼間已十年,從事教畫工作更超過二十年,一個不短的日子!
這些年來,有喜有悲,喜者,看著學生進步,從中感到莫大的滿足;悲者,對香港美術教育的失敗,感受到切膚之痛!

前兩天,有一家長上畫室問課程,她表示有兩個女兒,八歲和六歲,正在別的畫室(很有名氣和規模,據說要輪候一、兩年,才有學位)學畫,學習已有兩年之久,但依然不會畫畫,在家裡一叫她們畫畫就會哭,完全沒有創作信心!

此一怪現狀,香港獨有,而且很普遍,為甚麼學了兩年依然沒有進步,對美術創作完全缺乏信心,但其所上的畫室規模和名氣卻越做越大,學生越來越多;家長卻戀棧於其名氣當中,認為多人學的就一定是好的,直至兩年後才如夢初醒,但更多的人卻依然仍在夢中!

香港的教育體系中,長期以來對美術科目缺乏重視,形成現今香港人大部份都缺乏審美能力,對美術以至藝術都缺乏認識,更莫論對兒童美術會有所瞭解;由於家長們缺乏認識,結果只以畫得真實與否或者畫室規模及環境等作為挑選畫室之標準,但真正懂得重視教學方式及欣賞兒童美術的家長卻寥寥可數!

形成今天大部份的畫室都只以滿足家長們的需求而施教,明明四歲的小孩根本就不可能畫到真實的畫像,但其帶回家的作品卻漂亮極了,看上去如同大人的畫法,這樣大人就看得懂了,認為棒極了,但作品當中到底有多少是小孩自己畫的也不去管了!而且作品中的那些畫法是否小孩的那個年齡可以理解的,家長們一般就更加不懂得去深究了!

諷刺的是,以這種教法的畫室,規模卻容易地越做越大!但其教出來的學生,一般都是缺乏創作信心,回到家就不懂畫畫。因其教法已嚴重地壓抑和破壞了小孩子正在發展的想像力和創造力!

針對此現狀,本人從2003年起開始於本畫室為家長們舉辦-兒童美術智能發展講座,希望能幫助家長們加深認識兒童美術到底應該是怎樣的與及認識其教育功能及鑑賞方法;2007年起,講座更改至香港中央圖書館舉辦。

講座開辦之初,自以為一定大受歡迎,因為香港的家長都非常重視兒女的教育,現在很多小孩都在學畫,這類型的講座可以說只此一家,怎可能不受歡迎?

結果當然是出乎意料之外,部份的家長還是非常支持,但更多的家長都是不以為然,多次邀請都不願出席。記得有一次在中央圖書館舉辦講座時,有一位我已經邀請了幾次都沒空出席的家長,剛好跟其親戚經過演講室的門口,我看到就邀請他們進來聽;結果第二天,我接到了該家長的電話,他的兒子本來就在我們畫室學畫,但她的小女兒跟其外甥就在家附近的畫室學,現在他的小女兒跟外甥都要轉到我們畫室來,因為通過講座他明白到了兒童美術的真正意義和功能,而他女兒本來所學的畫室卻在壓抑和破壞著她們的想像和創造!

有一次,講座中有位聽者,也是從事兒童美術教育;她表示很想像我那樣教,但現實中,如果這樣教,她的學生可能就會跑光!這就是香港一些有心從事兒童美術教育者的悲哀!

所以,雖然每次出席講座的人數都不穩定,最少一次只有三個,當時心裡感覺很不是味兒;但每當看到願意出席者,熱烈的反應和肯定,改變了他們對兒童美術的觀念;那份堅持就更堅固了。

十年內,偶然中內心也有鬥爭,到底還要堅持下去嗎?堅持自己對兒童美術的教學理念就如同逆水行舟,跟錢過不去;但每當有家長跑來跟我說,(林老師,我找你們這類畫室找到很辛苦呀!終於給我找到了!) 那一刻,我又重燃鬥志了!